• 刘自力:癌症治疗新突破!中医 “和法治癌”有望掀开抗癌新篇章

    一、浅论 “正气虚损”为癌之根本 中医认为,正气虚损是癌毒内生的根本,所以有“无虚不成癌”之说。《内经》云:“邪之所凑,其气必虚。壮人无积,虚人则有之,脾胃虚弱,气血两虚,四时有感,皆能成积。”亦云:“阳化气,阴成形。”积之所成,阳虚不能化也。”《外科秘录》说:“天地之六气,无岁不有,人身之七情,何时不发,乃有病有不病者何也?盖气血旺而外邪不能感,气而衰而内正不能拒,故六淫所伤,伤于气血之亏也;七情所伤,伤于气血之乏也。”《医学汇编·乳岩附论》指出:“正气虚则为岩”,张景岳有“脾肾不足及虚弱失调之人,多有积聚之病”,“约少年少见此病,而为年衰耗伤者有之”。赵献可认为噎隔“惟男子年高有之,少无噎隔。”《医宗必读》也指出:“积之成者,正气不足,而后邪气踞之”。这些论述皆说明,凡病皆有正虚的一面,肿瘤的发生尤其如此。 首先正气虚会导致细胞分化障碍,癌细胞之所以有别于其他正常细胞是因为它具有自己的特点,其中分化不完全是其特点之一。西医根据细胞的分化程度将其分为高分化、中分化、低分化及未分化4种,一般说来,分化程度越低,恶性程度越高。可见癌细胞是一群发育不成熟的细胞。而传统医学认为,正气是促进机体生长发育的原动力。《素问·上古天真论》说:“女子七岁,肾气盛,齿更发长。二七而天癸至,任脉通,太冲脉盛,月事以时下,故有子……丈夫八岁,肾气实,齿更发长。二八肾气盛,天癸至,精气溢泻,阴阳和,故能有子……。”可以推断,若气虚,必然导致机体的生长发育迟缓,于细胞则表现为细胞的分化不成熟。气虚程度越重,细胞的分化程度越低,恶性程度越高。现代医学研究证明:气虚与细胞的分化有着确定的联系,气虚程度越重,分化程度越低,肿瘤恶性程度越高,预后越差。 其次正气虚也会导致肿瘤细胞免疫逃逸,机体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细胞发生突变,正常情况下均能被机体清除,但癌细胞却能逃脱机体的免疫监视,不断增殖。究其原因应当是机体正气不足,无力抗邪。肿瘤细胞相对于人体来说为内生之邪,而人体正气应驱邪外出,若正气虚,无力抗邪,肿瘤细胞就不断滋生,正所谓“邪之所凑,其气必虚”。现代研究表明:大多数恶性肿瘤患者的免疫调节功能水平亦显著低下,机体常处于免疫抑制状态,这种免疫抑制现象在中晚期肿瘤病人或经过长期化疗、放疗的病人中尤为明显。可见,正气虚会导致患者的免疫处于抑制状态,同时也为肿瘤细胞的增殖提供了一个良好环境,可见正是正气虚导致了肿瘤细胞的免疫逃逸。 金元名医张元素、罗天益等皆主张用扶正的方法治疗癌症,所谓“养正积自除”。张元素说:“若遽以磨坚破结之药治之,疾虽去而人已衰矣。干漆,硇砂、三棱、大黄、牵牛之类,用时则暂快,药过则依然,气愈消,疾愈大,竟何益哉。故治积者,当先养正则积自除。譬如满座皆君子,纵有一小人,亦无容地而去,但令其真气实,胃气强,积自消矣。”这些对癌症治疗的论述也从侧面证明了正气的重要性。 祖国医学认为,随着年龄的增长,人体的肾气愈衰弱,肾藏精的功能愈衰退,逐渐出现衰老现象,这时机体的脏腑功能活动最易发生失衡状态,其防御功能也会减弱,免疫功能下降,此时若遇致病因素侵袭,最易发生肿瘤。所以说正气虚损是各种肿瘤性疾病发生的病理基础。 二、论中医 “和法”为治癌核心大法 中医和的思想与中国传统文化密切相关,“和”有“中和”与“和合”之义,中医继承了传统文化中“和为贵”的思想精华,认为人应与天地和,与万物和,人体内的脏腑也应当互相调和。“阴阳和病乃愈”是中医的核心与精髓。 中医的“和法”又有着专门的内涵,与气的升降出入与枢机关系密切。升降出入是人体之气的基本运动形式,是维持正常生命活动及人体内外阴阳平衡的基础。人体之气升降出入的“常守”是生命的常态,主要基于“阴阳自和”的力量。枢机规律运转,是气升降出入有序运行的关键。若枢机一有不利,气的升降出入异常,人体失和,必将影响人体的正常气化,而气化失职则恶气内生,恶气为癌毒产生的必要条件。所以健运枢机,调和气的正常升降出入,是“和法”治病的理论内核,也是 “和法”抗癌的基本原理。“和法”不同于汗、吐、下、清、消之法专主攻邪,亦不同于温、补之法的专主扶正,而是重在 “和解”与“调和”,这一点也非常契合肿瘤的临床特点。 当然“和法”并非单指和解少阳之法,明代杰出医学家张景岳认为和法的核心在于“和其不和”,清代医学家周学海《读医随笔》中对“和”的论述更为深入,更为精彩,他说:“窃思凡用和解之法者,必其邪气之极杂者也。寒者、热者、燥者、湿者,结于一处而不得通,则宜开其结而解之;升者、降者、敛者、散者,积于一偏而不相洽,则宜平其积而和之。故方中往往寒热并用,燥湿并用,升降敛散并用,非杂乱而无法也,正法之至妙也。将“和法”在临床疑难大症中的运用,表述得淋漓尽致,可师可法!戴北山在《广瘟疫论》中论“和法”时说:“寒热并用谓之和,补泻合济谓之和,表里双解谓之和,平其亢厉谓之和。”,正如景岳所云: “和之义广矣!”,所以临床唯有 “和法”具有统领诸法之性。 癌的病机复杂,唯“和”能调。正虚、痰浊、瘀血、癌毒形成相互影响的因果链,肿瘤多表现为虚实夹杂、脏腑不和、气血不调、寒热互见等病机比较复杂的病症,如消化系统肿瘤多见肝脾不调、肝胃不和、脾胃不和、寒热不调等;呼吸系统肿瘤多见气阴不和、肺脾不调等;泌尿生殖系统肿瘤多见阴阳失调;乳腺癌及甲状腺癌多见肝脾不调、肝气不调、痰气交阻、肝肾不和、营卫不和等;晚期肿瘤及放化疗后多见气血不和、脾胃不和、脾肾不调等,均突出表现为不和或不调的病机特点;同时,肿瘤病情险恶顽固,病症变化多端,纯攻、纯补均难以契合病机,唯有采用“和法”,从多个工作靶点和环节上发挥作用,兼顾正邪、调和各脏、寒热并用、补泻兼施、升降配合等等,纠正肿瘤导致的功能性及器质性紊乱,才能使失衡的阴阳气血重新达到动态平衡的 “和”态。 癌为恶疾,病程漫长,病症复杂,病情顽固,变化多端,近年发病又呈上升趋势,至今仍乏对症良方,中西医皆乏根治之策,手术往往不能“斩草除根”,放化疗往往“敌我不分”。中西医各法又争当主角,各自为战,力量分散。所以中西合璧,综合治疗是肿瘤临床突破的方向,早在《素问·异法方宜论》中就有“圣人杂合以治,各得其所宜”的记载,中医强调“杂合以治”,与现代医学“综合治疗”十分相似。这也是“和法”在肿瘤治疗中的具体体现。我们倡导突出中医优势,“衷中参西”的肿瘤综合治疗理念,中医药与手术、放疗、化疗结合,可纠正阴阳失衡,提高免疫功能,促进体质康复;减毒增效,改善生活质量;延缓肿瘤复发和转移,提高远期生存率。晚期肿瘤患者,由于失调的枢机很难通畅,所以治疗的目的不是根治肿瘤,重点在于如何与癌和平共处,减轻症状,减少痛苦,改善生存质量,延长带瘤生存期。 总之,“和法”凸显了中医辨证论治的最高境界,最符合当今中医学的科学内涵,生命的长度和生命的厚度唯有 “和法”才能统一,所以,中医治病必求其本,本于阴阳之和,大医治癌也必用 “和法”。 作者简介:刘自力,出身于中医世家,中医学博士,执业医师,师从中医名家张庆荣教授;现任辽宁中医药大学教师,辽宁省中医药学会专业委员。精研中医抗癌20余年,对各种肿瘤癌症的治疗,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,推崇以“和法”治癌,深受患者及业内认可。

    刘博士专栏 2018年10月16日